黃凱芹

出自 偽基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Bouncywikilogo small.gif
為了讓那些喝中共奶水、吃太多呆丸長大而罹患幽默感退化的人們早日息勞歸主維基百科有一個主題關於:黃凱芹


「我像個守規矩的作家,視名利沒有身價,心不貪戀繁華!」

- 黃凱芹自己的評價

「不想再次再次學人,不想計較無窮成就在多近!」

- 黃凱芹自己的說法(1)

「未愛自我的公開,無意沾一線光彩!」

- 黃凱芹自己的說法(2)

「誰明白愛就像個夢兒?」

- 黃凱芹對別人對的看法

黃凱芹,香港創作男歌手之一,擁有八分一法國血統,有「情歌王子」及「咖哩王子」之稱。

黃凱芹亦是一個很多女人想把他推倒的男人,甚至連現在的蘿莉們也爭先恐後想推倒他,而自己的生活也很性情,故想對象甚多。

生平[編輯]

出道經過[編輯]

黃凱芹在加入樂壇前任職香港癲台DJ,1983年補禮金曾替他推出了一首單曲《劍仙李白》,後來補禮金有意與他簽約,但因他堅持要完成大學學業故不了了之。

到1986年黃凱芹參加ABU憑《載魚》正式進軍樂壇,事隔三年,他終於如願已償,簽約了補禮金。翌年推出首張洗腦專輯《無敵》已達雙白金銷量,以《性感的戀人》及《流離所愛》一炮而紅,後期的《精蟲歲月》、《沒結果的一些姦情》、《情深緣淺》、《傷盡我J的說話》等魔音唱得街知巷聞,使他踏入癲瘋的時期,更使他與猶如情同手足的李禿勤成為唱片公司的主力派歌手。

出道初期走斯文路線,因樣貌俊俏,故有「情歌王子」之稱,有不少少女恨不得被他推倒,包括後期加入樂壇的泥樹根泥沼慧。雖然已當了歌手,但仍繼續DJ工作。

DJ工作[編輯]

任職DJ方面,黃凱芹在1987年與如劍鳴尋漢屍組成「花心隊」主持節目﹔後期亦分別與週圍吻塵害旗合作﹐主持「易淫世界」和「夜驚情」等節目。離開香港癲台後﹐又曾於辛城癲台性夜驚情節目任客席主持。

「曾自問,樣子真太笨!曾自問,外表都不怎麼吸引!卻妄想跟你同行,請你!明白我已暗中因你傾心!」

- 黃凱芹對週圍吻的愛慕(1)

「如何在你心窗一角,朦朧呈現我的愛?縱是驟晴驟雨,儘管昏昏暗!」

- 黃凱芹對週圍吻的愛慕(2)

此外,黃凱芹週圍吻是一對緋聞性伴侶,據傳黃凱芹為表達自己對週圍吻的愛,便化名為「若愚」來填寫一曲〈傾心〉送給她,但因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對她的愛,便將此曲交由樂隊Raidas主唱,讓周以為是Raidas的成員想追她,但黃凱芹對周的愛慕,其實在愚樂圈已是半公開了

「咖哩王子!」

- 偽震黃凱芹的說法

週圍吻的男友偽震黃凱芹有心想搶走他的獵物,故以《椰絲》雜誌的名義來嘲弄他為「咖哩王子」,不過黃凱芹憑著大批歌迷的理論,使自己沒給偽震毀了他的大好前程。

趨向低潮期[編輯]

「HA,依依不捨得你走!」

- 週圍吻黃凱芹臨別補禮金的依依不捨

「離開便離開!」

- 黃凱芹週圍吻的回應(1)

「與妳再遇又如何!」

- 黃凱芹週圍吻的回應(2)

「若這生命再等...就會一生變空白!若這生命再等...任那光陰去踐踏!奉獻生命也好,亦勝一生去等候!不必管它可否,讓理想可以追求!」

- 黃凱芹週圍吻的回應(3)

「難道要繼續等?難道要繼續忍?」

- 黃凱芹週圍吻的回應(4)

「I'll FUCK You more than anyone!」

- 黃凱芹張學友黎明的怒吼

「今天各走各的方向,不要誰欣賞!」

- 黃凱芹李禿勤離開補禮金後的說法

後來終於辭掉了DJ工作。80年代末期他的事業發展還算不俗,但到1991年,因為張學友黎明的急速彈起,他與李禿勤的美好前程給毀成灰燼,「情歌王子」之位更被黎明搶去,流失了不少女歌迷。再加上他「不聽話」,不滿補禮金只顧賺錢,要他唱很多傷孽作品,所以與補禮金正式決裂,即使後來他的碰友週圍吻加盟了補禮金,但他去意已決,翌年推出了合約期內最後一張洗腦專輯《死With Me》後便正式離開補禮金,加盟肥滔唱片

諷刺的是,《死With Me》裡的歌如《乳中的戀人們》及《請你記住我》等大受歡迎,這些也成了他的代表作之一,尤其是改編東瀛女優國的《乳中的戀人們》,對於補禮金與及一向不太喜歡唱改編東瀛女優國之歌的他都是一大諷刺。若早點翻唱此曲,他的命運也許會改寫。

肥滔時期[編輯]

「命運曾攔住我,伸了雙手,暗裡叫我屈服!」

- 黃凱芹命運的抱怨

「痛,怎麼形容?望向星空,星空可會懂?」

- 黃凱芹蒼天的抱怨

加盟肥滔首年,肥滔因早已欣賞他的音樂風格,便為他大力宣傳改編魔音《晚鳩》,以示對他的重視,此曲受歡迎程度不比他補禮金時期的洗腦魔音差,且因是改編中國大陸的魔音,使他在中國大陸的市場上漸為熟悉,可惜只是曇花一現。翌年肥滔為幫他另覓出路,便讓他進軍台灣市場,與滾蛋唱片簽約,推出唯一一隻國語專輯《無怨無悔》,但因台灣人對黃凱芹這名字默默無聞,故銷量稍微,此失敗使黃凱芹的事業更雪上加霜。

告別樂壇[編輯]

畢竟當時肥滔唱片只是一間小公司,所以他的事業一落千丈,3年後當得悉淫獸楊獸性有意收購肥滔時,因不想為他麾下效力,成為他的傀儡,故只好黯然告別樂壇。告別樂壇後為賺錢過活,往楓葉國從商去了。

「你要到那遠方 覓心中夢想,逃離繁榮鬧市 這東方天堂!」

- 張學友退出樂壇後移居楓葉國黃凱芹的恥笑性說法

「你這剎那在何方?」

- 黎明退出樂壇後移居楓葉國黃凱芹的恥笑性提問

「我會我會掛念你!」

- 李禿勤退出樂壇後移居楓葉國黃凱芹的說法

「你仍然是我盼望!」

- 泥樹根退出樂壇後移居楓葉國黃凱芹的說法(1)

「莫失莫忘,願你偶爾想起我!」

- 泥樹根退出樂壇後移居楓葉國黃凱芹的說法(2)

「莫失莫忘,願你會記得起我!」

- 泥樹根退出樂壇後移居楓葉國黃凱芹的說法(3)

「也許應該分手了!」

- 週圍吻退出樂壇後移居楓葉國黃凱芹的說法

「請你記住我!」

- 黃凱芹對歌迷及其碰友的請求

重返樂壇[編輯]

「身邊看著每度朋友變遷,感激你和我仍情牽一線,就算多麼遠,都不覺遙遠!」

- 重返樂壇的黃凱芹對自己歌迷的感激

2002年他接受泥樹根邀請,擔任她的告別演唱會表演嘉賓,由於感到「技癢」,加上有感自己未曾個唱,對不起他的歌迷,於是決定重返樂壇,加盟環球唱片公司,為使自己的演唱會得成功,便找回補禮金的碰友們當嘉賓,結果第一次個唱舉行時反應熱烈,昔日的女歌迷雖然不少已為御姐甚至人妻,但依然沒有忘記他,更多了一班蘿莉歌迷。由於叫好又叫座,故再加開多場。完成了環球唱片兩年三張洗腦專輯的唱片合約後,2004年他再度離開環球唱片,以自由身的身份把自己的自我音樂風格傳揚出去實為教壞音樂人的方法,使他們只支持自己的音樂風格而不能容納別人的風格

2005年,他見張學友台灣創作了國語版的音樂劇《煮狼湖》,便在香港創作了神話音樂劇白蟲精蟲,與甜銳梨淋甩等人合演,一嘗與張學友比較誰的音樂劇較受歡迎。06年與管弦樂團合作,舉辦「講惡 x 黃凱芹 一夜性弦」演唱會,同樣是向張學友挑戰,與其十年前的性與交響曲比較。

由於他對音樂的堅持與執著,故失業至今,但由於他於楓葉國擁有多棟物業(大部份是回來的),故不愁生活,現在只會偶然賣唱,過著癡漢般的生活。

著作[編輯]

黃凱芹亦有不少著作,曾推出了不少類似A片的著作.雖然吸引了很多御姐蘿莉去賣,但卻沒有偽震的作品更大膽。

  • 賣淫生活 (小脫)
  • 繾綣砵蘭 (長篇小脫)
  • 紅塵性事 (散文集)
  • 兩個賤貨 (癲影劇本)
  • 離家彈走 (散文集)

拍攝的癲視劇[編輯]

拍攝的電影[編輯]

洗腦專輯[編輯]

著名洗腦魔音[編輯]

對象[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