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罄竹難書

出自 偽基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注意!假正經文!

Caution.gif本文的編輯者們試圖使用非惡搞的內容來引誘你上當,不過很可惜的這早就被萬能的偽基人給識破了。如有疑問,偽基社群概不負責。


夏蟲不得已語冰~~也談罄竹難書


追根究底 停聽細看

「罄竹難書」和「擢髮難數」一樣,字面上沒有負面的意義,那負面的意義是如何形成的?

先舉一些成語典有關「罄竹難書」常見的典故:

《孫臏兵法.奇正》:「形勝,以楚越之竹書之而不足」(孫臏(?~西元前316年)

《呂氏春秋.季夏紀.明理》:「皆亂國之所生也,不能勝數,盡荊、越之竹,猶不能書」。(完成於秦始皇八年,西元前239年)

《漢書.卷六六.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公孫賀》:「南山之竹不足受我辭」

《後漢書.隗囂傳》:「楚、越之竹,不足以書其惡」

《舊唐書.卷五三.李密傳》:「罄南山之竹,書罪未窮」 唐朝皮日休《移元徵君書》:「罄南山之竹,不足以書足下之功」


我們看看2003年江蘇教育出版社劉潔修主編的《成語源流大詞典》如何處理「罄竹難書」這一則成語的相關資料: [罄竹難書] 語或本《孫臏兵法。下。奇正》:……「形勝,以楚越之竹書之而不足。」…。又本《呂氏春秋。明理》….. 《後漢書.隗囂傳》……《舊唐書.李密傳》….


後來用[罄竹難書],指事實很多,難以寫盡。多用來指罪惡,間或指功績。唐皮日休〈移元徵君書〉…..罄南山之竹,不足以書足下之功…..《明史.鄒維璉傳》忠賢大奸大惡,罄竹難書…《湧幢小品.卷一四.緒帖》:…「凡此五偏,猶其大略,至於瑣屑,罄竹難書。」(有關主張均田制的時政議論)


…..罄竹難書…. 《林則徐書簡.致朱為弼》…此等幣病,罄竹難盡…. 《清.唐才常集.湖南設保衛局議》..而官紳士商種種利益,罄簡難書也..


第一段典故依年代先後排列,內容豐富且具代表,「語或本、又本」這樣的用語,謙抑兼又嚴謹。第二、三段包含釋義、成語及其變化的書證,釋義簡明精要,書證豐富多元、面面俱到。

依個人淺見,唐皮日休〈移元徵君書〉…..罄南山之竹,不足以書足下之功…部份應視為典故移置前段。除此之外,可謂體例完整、處理允當,堪稱辭書典範。

與上例比較,教育部編成語典每一則成語由釋義、典源(含注解、參考資料)、典故說明、書證、用法說明等部份組成,體例可說相當完備。

以「罄竹難書」這一則成語而言,典源、典故、書證資料豐富;用法說明例句雖多,但不夠精要,也不能全面充分反應典源(含注解、參考資料)、典故說明涵蘊的內容。

最嚴重的缺失是釋義不夠精準:「罄,音ㄑ|ㄥˋ,用盡。「罄竹難書」指即使把所有竹子做成竹簡拿來書寫,也難以寫盡。形容災亂異象極多,無法一一記載。#語本《呂氏春秋.季夏紀.明理》。後用「罄竹難書」形容罪狀極多。」

教育部網站國語辭典的釋義:「後遂用罄竹難書比喻罪狀之多,難以寫盡。」

若讀者單只看釋義,這樣的內容必然引發誤解。


坊間諸多成語典有關「罄竹難書」一則,率多如此的釋義、用法: 「形容災亂異象極多,無法一一記載。」 「形容罪狀極多。貶義。用在「罪惡深重」的表述上。」 「罪狀很多,多得寫不完」 「比喻劣跡太多,非筆墨所能盡」

「罄竹難書:比喻罪狀多不可枚舉,寫都寫不完」


也難怪大多數人認為「罄竹難書」只有負面用法。


進一步從語法或書證實例探討成語的用法,「堯天舜日」比喻太平盛世,本身就有完整的情境意義,例如 「堯天舜日慶三多」、「舜日堯年歡無極」這兩則用法,刪去「慶三多」、「歡無極」,本身仍然可以獨立存在,是獨立片語。而 「罄竹難書」的書證實例,前面都必須有其形容的情狀事物,與「堯天舜日」同為成語,嚴格說來只能算是「熟語」或「慣用語」,行文使用「罄竹難書」,其「約定俗成」的意義是「書不勝書」、「說不勝說」,而不應延伸到其形容的情狀事物,影響其有關善惡的屬性,本身當然也不俱備善惡這樣的屬性,道理簡單明瞭。

至於像洪葉活用成語典內:

「為什麼這句成語只形容罪狀多,而不能形容好事多得寫不完呢?這是因為過去的人們,每次引用這句成語,總是把它用來形容罪狀,於是它逐漸成為一句習慣用語,有了特定的涵義。」。

「可見,「罄竹難書」這句成語早已形成。李密聲討隋煬帝的檄文,才更進一步確定它特定的意義。」

這樣不經求證,有違事實,天馬行空似的,不負責任的論述,無端的揣測古人行文引用時的心意,以己見唐突古人,是惑遺學子。

以教育部長這個身份,部編辭書不夠完美精準,當然應該概括負責、謹言慎行,不應只是努力解釋「罄竹難書」的意義,而忽略了如何化解此一事件可能帶給學校語文教育的困擾,以及教育部應有的全面檢討與改進措施。而李鍌教授身為教部成語辭典的編輯召集人,事後不去仔細查閱、檢討其參與編輯的成果,也有失身份風度。

個人最在意的則是:明明是個簡易明白的問題,一件可以引發全民關住並提昇語文認知的教育機會,平白演成一齣烏龍鬧劇,迄今仍是渾沌一片。尤其令人納悶的,少看到論者對辭書內容及其編者的質疑和鞭策。


約定俗成 無限上綱?

荀子:“名無固宜,約之以命,約定俗成謂之宜,異於約則謂之不宜。”當然,“約之以命”不是開會討論,而是在群眾長期的語言實踐中自然形成的一致。

字音和字義的最初結合,根據約定俗成的道理是任意的、武斷的,但字義形成之後則帶有強制性。

單字意義的形成是任意的,字組意義的形成就不是完全任意的了。比如“白紙”、“黑字”、“看報”、“寫書”,它們的意義是可以由“白”、“紙”等等單字的意義推導出來的。

“遠距”和“長距離”的意思相近,可是教學是「遠距教學」,賽跑是「長距離賽跑」;「赤手空拳」、「白手起家」等等例子,顯示有些字的組合也常帶有約定俗成的性質。

2006年五月以來,「罄竹難書」這個話題,我曾多次在課堂、朋友聊天提及,確實發現絕大部分的人認為杜某人硬抝,很多人還脫口而出:約定俗成嘛!認為「罄竹難書」當然是講壞事很多,多到寫都寫不完;而不能用在形容好事。

有少數一些成語確實蘊藏意義翻轉的可能,像成語「枕石漱流」原是形容「隱居山林的生活」,因以「石」為枕,以「流」漱口。但是,後來卻產生另一成語「枕流漱石」,《世說新語˙排調》:「孫子荊年少時欲隱,語王武子:『當枕石漱流』,誤曰:『漱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孫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礪其齒。』」,此一典故以誤用而自圓其說,卻創造了一則另俱深意的好成語,這就成為有趣的語文文化資產。

相對的,也有不少語文因為輕率膚淺的認知,錯誤使用,日久積非成是,概以約定俗成文過飾非,與原典興味意趣相去一萬八千里,這樣的成語也只能稱為「熟語」或「慣用語」。例如「呆若木雞」原比喻八風不動、修為到家,有釋義為意態呆滯不敏;「亡命」本指脫離名籍而逃亡在外的人,如今「亡命之徒」則比喻不顧性命作奸犯科的人。它如「既來之,則安之」等等,其實都是因字面望文生義而衍生其他意義。

另如「他山之石」一則,亦作「它山之石,可以為錯」或「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錯是磨玉用的石質工具,攻是磨玉的動作,則常見誤用的「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攻錯」兩字均屬動詞,已是一個新詞,如果不知「錯」的真正意義,如何解釋得通用合理?「價值不菲」與「斐然成章」,因為菲、斐錯亂,「價值不斐」與「成績不斐」這樣的錯用屢見不鮮。再者,「學生事務處」簡稱「學務處」,與「教務處」如何區隔?這些語文亂象可以約定俗成等閒視之輕易打發的?


與時俱進 天清氣朗

《莊子.天地》有一則小故事:「過漢陰,見一丈人,方將為圃畦,鑿隧而入井,抱甕而出灌。搰搰然用力甚多,而見功寡。」~「抱甕灌畦」~就是以甕裝水來灌溉菜圃的成語典故。話說子貢南遊,反家途中路過漢陰時,見一老丈辛苦的抱甕汲水灌溉,於是告訴老翁一種省力的器具,稱為『桔槔』的汲水機具,可以事半而工倍。

語文的園圃由來久矣,陳種新品各盡其妙,當今網路通訊,一如當時的汲水灌溉利器,語文世界是個開放的園圃,經由網路通訊商量舊學、涵養新知,所謂不薄今人厚古人,來日的園圃必然更加燦爛豐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