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出自偽基百科
跳轉到: 導覽, 搜尋
這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了!

你在辦公室渡過了漫長的一天。回家途中,你所想的就是:步入大門、抓包薯片、躺在沙發、開電視,然後待到你的苦惱被完全沖洗為止。至少,這是你希望自己正在想的事,因為你腦海偏偏就是愛冒出今天早上辦公室那個暴龍OL的衣服被打影機扯走的景象。這股回憶帶給你強烈寒意之餘,亦有效地令你相信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是會對你身心有所幫助。

私家車已經泊在停車場裡,於是你把車鎖好,就如平時一樣。你在回家的道上快速檢查身上是否有唇糕印或是其他罪證,因為你還記得你上一段婚姻是怎樣變成一場不幸

家裡一切如常,你在廚房搜了包薯片。嗯~~!沒有東西比得起一包燒烤味薯片!你躺在沙發、拿起遙控、對準電視、按……一如以往地。

不過最大分別的是,你發現手上根本沒有遙控器,櫃裡的電視組合也不翼而飛。所有正面思想全然清空,你彈起來高呼你對此事的最大感想:

「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編輯] 這是打劫!

在這情景下有一包薯片旁身總比較好,但你沒有。

這種事偶有發生,你也在新聞看過不少,這通常發生在電視連續刻之後的晚間新聞。你集中精神回想那些零碎的新聞報導,這通常都不是好消息,對吧?一或你其實根本沒有留意記者在說甚麼?

你總得做點事吧!面對這種處境最好就是打電話找警察來幫忙。你以最快速度衝到電話處並拿起電話,然後你發現你遇上另一個問題。你把不存在的電話擲到地上,又高呼你對此事的最大感想:

「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編輯] 不,這不是。

事實越來越明顯,有人闖進你家裡且偷了你的電視組合、你的電視遙控、你的電話以、及你的燒烤味薯片、以及你的沙發。他們可能還偷了其他!在失落中猛抓自己的頭髮(因為你沒有其他東西可以抓),不過沒有再大叫。

你既苦於考慮該否找警察,又苦於不能吃著燒烤味薯片看電視,完全處於在困惑之中。你不斷重覆「Chuck Norris會怎麼辦?」。事實是,如果Chuck Norris在這裡的話,他會在屋外轉個圈,然後拿著他的機槍搜索屋裡每個角落好讓他可以擊斃任何一個刺客。

不過不幸地,你不是 Chuck Norris,你也沒有機槍,也沒有牌照去有一支機槍。但就算你有一支機槍,你始終會不懂怎樣用這支機槍。另外,闖進來的那傢伙也不見得是刺客,特別對於你這種公開場合下的平凡人而言。除了叫你交之外,社會就不會有人理你。可能這是上天的懲罰,因為你記起某些可能原因。不,問題不在這裡,問題在你的後門,你玻璃摥門根本未關好。

一股有如一隻馬來熊目擊者自己的小熊被性騷擾的苦惱,你又高呼你對此事的最大感想:

「幹你娘!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你的門先前一定是這樣打開著,否則它就不會被盜。

[編輯] 明顯是打劫呢!白痴!

要我告訴你嗎?好吧!我逐字慢慢解釋給你聽現在發生的事情:

你-被-打-劫

怎樣?夠清析?現在振作一點,可憐人。看看仔自己。你在悲傷中發抖,甚至忘記進前抺腳。你妻子應該不會讚賞你沾在地毯上的泥跡吧?我想你開始明白這點,亦因此你以極慢的速度嘗試不再弄污地毯的情況下離開,雖然於事無補。

但等一等!你的妻子去哪了呢?你意識到她好像不曾因你的嚷叫有過甚麼反應,她好像根本沒出現過……也可能是你對電視連刻太興奮而沒為意她。她是個柔弱的女子,她出場時總加句「哎吔~!」的走過來。她是如此的消魂,但為甚麼她會嫁給遊手好閑的你?

走进屋子,您允許您的頭腦清除位,意识到這可能明確地帮助情況一些。 您绝望地看,希望沒什麼將出现丟失,但是知道它是非常可能的某事將。 您跨步入您為很多您的技術事留出了的小屋子。 您知道,計算機、iPod、更小的電視和其他電子奇蹟。 期待最壞,您高興发现這些項目都未消失。 以慶祝的方式,您通过喜愛在您的瀏覽器移動列出,並且点击您非常愛的那個淘氣迷信站點。 幾乎懷疑地,您觀看它裝載,更加感覺一系列的喜悅這個特殊項目未被竊取。

在房裡徘徊,似乎讓你意志清醒,或許這有助你想到解決方法。你仔細環顧四周,希望沒有東西也跟著消失,雖然你知道這有很大機會。你走到那間象徵科技的小房,也就是那個放置電腦iPod、隨身電視和其他諸如此類的電子設備。不如理想地,沒有一件失蹤了。這實在太令人安慰了,你急不及待開始最鬼馬的色情去證實這一切不是幻覺。這實在太難以致信了,所以你不得不慢慢觀察每套影片以確定電腦沒被偷去

[編輯] 哎吔~!

噢弊!你妻子站在你的背後,身上包著浴袍瞪著你。她好像要發怒了。不過老實說,她是多廚怡人、多麼驕娋,她看上去甚至不會攻擊一隻蒼蠅。不過你不是蒼蠅,所以你迅速關閉顯示器,然後站好。

「啊!早呀啊!」你擠壓著說出一兩句話「呀!嗯!我們好像被打劫了。電視呀!沙發呀!電話呀!對啊!還有後門的玻璃門都不見了。」

「哈!」她開始發言了「如果你聰明一點的話,你進來時就應該問問我。你上個月答應了整理客廳但一直瀨皮,我忍不住自己動手了。沙發拿了去洗,電視組合暫時在睡房待我慢慢考慮該放在哪裡,後門的更換零件都放在車間待你裝上去。你應該記得一星期前你撞碎了那塊玻璃門吧?」

「噢--!那電話呢!」

「當然也在房裡!」

哎吔~!

「噢……」

「現在你不如上牀睡覺,別再忽然尖叫好嗎?鄰居再聽到你大叫說不定把你問吊。」

「好啊!……親愛的。」

你妻子充滿怒氣和氣勢地走出房門,遺下了你。你心中不安,唯有回到電腦前尋求慰藉。然後她回來了。

「另外,我看到那張地毯的泥污、你弄上去的泥。那些泥污明顯很花時間清理,而你明天有空,這合理地應該由你自己處理,是嗎?這不是在跟你開玩笑!現在去睡覺,別再看那些淫網。」

她離開了,你聽到她低聲嘀咕著「該死的淫網……」。這股怨氣重重地壓在你的身上,你定還是早點圠睡,明天將是漫長的一天。

因著這一切,你恐慌得不敢去問關於那包薯片的去向。

個人工具
查看和設置專屬區

變換
動作
導航
站務
工具箱
其他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