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基文庫:糊碗零笑話集

出自 偽基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研究部人員:這是黑歷史!
黑歷史注意!
糊碗零笑話集

以下內容已被偽基歷史研究部評定為不可見人的黑歷史。
下開文章由於取材於不同宇宙平行世界世界線,以及同世界次元中的不同史觀,因此內容包含了與現今流傳的「歷史」截然不同的神秘內容,長期觀看可能會出現混亂或精神崩潰等現象,觀看前請先把身邊的歷史課本或相關書籍燒掉。

或者,這些才是真正的歷史……?

冥間酣眠電視公司眠視)腥聞部經理糊碗零,長得一副「妖嬌」(唬爛語「妖豔」之意)模樣,綽號「糊雞」(唬爛語「糊累累的」之意),很受受訪者的喜愛。但是,她採訪時總是蠢事不斷。從滑視到眠視,糊碗零都是一個蠢樣。受訪者只要看到或聽到「糊雞」來訪,就會不自覺地明白,有好戲看囉。

Bouncywikilogo small.gif
為了混淆視聽、並照顧那些沒熱情且幽默感退化的人們,一點都不好心的維基百科有一個主題關於:胡婉玲


實例一[編輯]

某日,糊碗零播報「飛機在空中盤旋一周(一圈)後離去」時,以她那美豔臉孔背後的大腦,自作聰明,把腥聞用詞私自「口語化」,改成「飛機在空中盤旋一個星期後離去」,當場令腥聞導播和在場的工作人員笑到吐血過量而死。

實例二[編輯]

某日,糊碗零參加中華冥國濃尾會有關保育吸有動物妓者會。各家霉體都沈醉於發問專業性的相關問題時,糊碗零突然舉手問當時濃尾會主委孫明賢:「請問主委:陰花鉤吻鮭綠攜龜到底有什麼不同?一般民眾要如何分辨?」孫明賢呵呵大笑,緩慢地回答:「糊小姐,這兩種動物,一種是魚,一種是龜,完全不同。」在場的霉體同業,早已笑得爬不起來。

實例三[編輯]

某日,糊碗零參加中華冥國國防部召開的IDF經國號妓者會。遲到的糊碗零,一進入會場,坐定之後,立刻舉手發問:「請問『經國號』跟『IDF』有何不同?」主持該場妓者會的一位中將,表情嚴肅,回答:「一個是中文,另一個是英文。」在場的國防部官員與霉體同業全部笑倒。

實例四[編輯]

某日,糊碗零播報的《滑視晚間腥聞》收播之後,她斜著頭,問一位同事:「好奇怪啊!剛才我播一條有關海基會秘書長邱進益中山陵拜國父衣冠塚的新聞,邱進益為什麼要去拜大陸的國父?」同事很訝異的回答:「他去拜的國父就是孫中山啊!」糊碗零還是聽不懂,接著問:「大陸的國父不是叫做『衣冠塚』嗎?」

實例五[編輯]

某日,糊碗零播報陽明山花季,電視畫面正在播出鄉民賞花,忽然穿插糊碗零的旁白:「陽明山花季要開始了。各位觀眾可以看到,現在整個陽明山真是百花爭拼,美麗極了。」全體工作人員頓時傻眼,「百花爭『妍』」何時變成了「百花爭『拼』」?工作人員與觀眾紛紛開始玩起「查字典」遊戲。

實例六[編輯]

某日,糊碗零採訪中華冥國海軍左淫基地時發現,國軍的直昇機「竟然」可以在海軍軍艦上自由升降。糊碗零認為這是中華冥國國軍足以傲視宇宙的驚人成就,於是就近採訪該基地指揮官,並表明準備好好做這一個具有意義的專題報導。只見這位接受糊碗零採訪的指揮官,以鎮靜的口氣向糊碗零說:「其實,我還可以告訴你另一個值得做專題報導的題材,那就是:我們的潛水艇可以潛到裡。」

實例七[編輯]

某日,糊碗零採訪一件「分屍案」,問偵辦此案的檢察官:「請問這件分屍案有沒有『他殺』的嫌疑?」

結論[編輯]

這麼蠢的糊碗零,竟然能被眠視挖角,竟然能被眠視尊奉為主播,竟然能被眠視尊奉為腥聞部經理。這證明了眠視早已瞎了眼,難怪眠視的殤膘是一隻已經瞎了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