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基文庫:沒有人的任務

出自 偽基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請自由補完,補完再補,補上有補,補完一層再多補一層。補到無以復補,就仍然要再補到不能再補,那時就試試找沒有人來親自補完吧。

第一章[編輯]

一天,魔王抓走公主,公主一直哀求和哭叫:

魔王:「你儘管叫破喉嚨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哈哈哈哈!」

公主:「破喉嚨?破喉嚨!破喉嚨!(呼喊)」

沒有人:「公主,來救了!」

魔王:「說曹操,曹操就到。」

曹操:「魔王,你叫我幹嘛?」

魔王:「哇勒!看到。」

鬼:「靠!被發現了!」

靠:「我哪有被發現啊?」

魔王:「My God(上帝)!」

上帝:「誰叫我?」

:「沒有人叫你啊...」

沒有人:「我哪有?裝蒜啊!」

:「誰裝我?」

誰:「又說我?你們找麻煩嗎?」

麻煩:「哪一個人找我?」

哪一個人:「找你?我才沒有!」

我:「啥?你是誰?」

你:「我才不是誰。」

誰:「你才不是我。」

我:「我才不是你。」

公主:「大家都是來救我的嗎?」

大家都:「我不是來救公主的,我是來看熱鬧的。」

我:「我為什麼要看熱鬧啊?」

熱鬧:「我有什麼好看的?」

上帝:「不關我的事,我先走了。」

我:「慢著!為什麼是我要先走?!」

魔王:「等等!你先回答一個問題再走!為什麼這麼多人救公主?你叫我這個魔王要怎麼演下去?」

下去:「你好好的魔王不,演我做什麼?」

我:「魔王可不是在演我耶……」

公主:「魔王若是沒有人演,我就可以走了對吧?」

我:「我還不可以走。」

沒有人:「若是我演魔王,怎麼會讓你走?哼哼!」

你:「救命啊!!」

怎麼會:「我才不讓公主走,我要看熱鬧。」

熱鬧:「看我什麼?」

什麼:「你居然要『幹』我?色!」

你:「我哪有?」

我:「關我什麼事啊?」

色:「什麼!我來救你啦!」

你:「我不用救。」

人:「我是路人。」

路人:「我救公主。我不是人。」

魔王:「你不是勇者,可以救到嗎?」

嗎:「救命呀!」

路人:「我沒有興趣救你。」

你:「勇者早就找死了。」

死:「我把勇者帶上來了。」

勇者:「我來救公主!雜碎讓開!否則......殺無赦!」

殺無赦:「在!」

勇者:「給我中出!」

我:「勇者是不能中出我的!」

你:「別搶了!我先。」

我:「好!你先。」

魔王:「你們玩夠了沒有!?」

你們:「我們都不是在玩…」

沒有:「幹嘛又把我拉上來?」

我:「不!給拉上來的是你。」

你:「與我何干?」

我:「不關我事!」

魔王:「我真的很可憐.......」

我:「...你也知道...」

你也:「我? 知道什麼?」

我: 「我真是什麼也不知道!」

什麼: 「我又是什麼也不知道!我只想知道又是誰把我拉回來呀?」

我: 「我哪有說想知道,不過,我現在只想打飛他們。」

他們: 「幹嘛要打飛我?」

幹嘛: 「大家好,我早就想打飛他們了。」

他們: 「又打我!?」

我: 「我哪有被人打?」

哪有: 「沒有人打我!」

沒有人: 「我在救公主呢!怎樣能打你!?」

怎樣能: 「他太強了!根本不能打他!」

他: 「當然!的確沒有人能打倒我!」

當然: 「臣在!」

沒有人: 「我太弱了!我不能打倒他。」

他: 「我是最強的!」

公主: 「那去打倒魔王吧!」

魔王: 「想打倒我? 我可是最強的呢!」

我: 「魔王也說我是最強的!」

他: 「我才是最強的!」

我: 「你也說我是最強的!」

魔王: 「別無視我!」

別: 「我可是很尊重你的!」

你: 「多謝!多謝!多謝!」

多謝: 「以後喊我的名字一次便行了!」

魔王: 「......」

魔王黯然在人群中離開,公主被成功救出,世界再次回歸平靜。不過,這平靜並不能維持太久……

第二章[編輯]

(開首從缺)

-- (以下三萬多字省略) --

從此以後,魔王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最終章[編輯]

在魔王從良並成功在精神分裂症之中康復之後,魔王成為了一名外科醫師。有一天,魔王遇上了一宗相當棘手的手術,途中,魔王必須知道治療一種沒有名稱的疾病所需的療法才能繼續。然而,這種疾病導致了病人的體質惡化,使得魔王只有30分鐘的時間救活病人。

魔王:「……看來這一次真的是沒有人所能夠應付的了,這病人已經可以說是死定了。難道就連我都沒辦法應付……」

我:「別費唇舌了。這裡除了我們之外也沒有人在。」

沒有人:「沒錯!除了你們之外,我就在這裡。」

-- (以下三萬多字省略) --

手術成功,病人被救活了以後,沒有人隨即應聲而死,儘管魔王如何使盡渾身解數也是藥石罔效。沒有人的任務也就完全地完結了。

沒有人的任務 續集[編輯]

我們要知道沒有人能夠死而復生的道理。在魔王下葬了沒有人之後,沒有人在棺材裡跳出來了。

第一章[編輯]

一天無聊的魔王抓走公主,公主一直叫。

魔王 :「你儘管叫破喉嚨吧...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公主 :「破喉嚨..破喉嚨..」

沒有人:「公主..我來救你了...」

魔王 :「說曹操曹操就到...」

曹操 :「魔王..你叫我幹嘛..」

魔王 :「哇勒..看到

鬼 :「!被發現了..」

靠 :「阿鬼,你看的到我喔...」

魔王 :「Oh,My God!」

上帝:「誰叫我?」

誰 :「沒有人叫你阿...」

沒有人:「我哪有?裝蒜啊!」

蒜 :「誰在裝我?」

誰 :「又說我?你們找麻煩啊?」

麻煩 :「哪一個找我?」

哪一個:「找你?我才沒有...咦,這兒有好多人。」

好多人:「我才剛到耶……你是?」

哪一個:「我才不是誰。」

誰 :「他才不是我。」

公主 :「大家都是來救我的嗎?」

大家都:「我不是來救你的,是來看熱鬧的。」

熱鬧 :「我有什麼好看的?」

上帝 :「不關我的事,先走了。」

魔王 :「你回答一個問題再走,為什麼這麼多人救公主?我這個魔王怎麼演下去?」

下去 :「你好好的魔王不幹,演我做什麼?」

公主 :「魔王若是沒有人演,我就可以走了。」

沒有人:「若是我演魔王,怎麼會讓你走...」

怎麼會:「我才不讓公主走,我要看熱鬧。」

熱鬧 :「看我什麼?」

什麼 :「你居然要『幹』我?流氓!」

你居然 :「我哪有?」

我 哪:「關我什麼事ㄚ?」

魔王 :「靠!我要瘋了......。」

靠:「喊我幹什?!...」

瘋了 :「你要我幹啥?」

你要我 :「我什麼都不知道ㄚ!」

我什麼都不 :「我哪知啊!」

我哪知 :「我在這裏ㄚ!有人在叫我嗎?」

有人:「我沒有叫你啊!」

我沒有:「誰叫他了啊?」

誰:「冤枉啊...我沒有...」

我沒有:「我可沒冤枉你啊...」

你:「諒你也不敢。」

諒你:「誰說我不敢!?」

誰:「拜託啊...我什麼都沒說啦」

我什麼都沒:「你要我說什麼?」

我什麼都不:「...你...你不就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兄弟嗎?」

我那失散多年的兄弟:「拷...我名字取這麼長...也會被叫到 啊...」

誰:「...我要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是非:「原來這裏是我的地盤啊...」

我什麼都不&沒:「你們別吵我們在講話啦...」

你們別吵我們:「我沒有在講話啊...」

我沒有:「我才沒有講話咧!...」

我什麼都不:「-_-\\\\\"...走...我們到外面去聊...」

:「人家不好意思啦...(扭捏)>///<」

我什麼都沒:「關你什麼事啊...閃啦...」(兩兄弟生氣的走出去)

關你什麼事:「嗚...為什麼趕我走...」

為什麼:「我沒有要趕你走啦...乖...不要哭」

我沒有:「喔...又關我啥事了」

關我啥事:「啥?有人叫我嗎?」

有人:「誰要叫你啊...」

誰:「我真的要走了...T.T」

走:「人家真的不好意思啦...*V.V*」(\\\\\"誰\\\\\"不支倒地)

關你什麼事:「...你不是我表妹嗎?」

關我啥事:「...表哥...好久不見啦...」

好久:「我不是在這裏嘛...」

魔王:「你們有完沒完?」

完沒完:「他才沒有我」

你們:「我才沒有他」

我才:「誰說的?」

誰:「叫我幹嗎?」

嗎:「你居然要幹我?」

你:「我才不會幹他」

我才:「誰說我不會?」

誰:「冤枉!我沒說……」

說:「叫我幹嗎?」

嗎:「你們倆真不要臉!」

你們倆:「我要!我要!」

臉:「誰要我?」

誰:「我不要啊」

魔王:「快一點,再說我可要攆人啦」

人啦:「趕攆我?找K」

K:「誰找我?」

誰:「aaaaaaa!別提我的名字,再提我也K他!」

他:「別K我」

我:「誰要K我?」

誰:「終於讓我逮找一個啦,殺呀…………」

一個啦:「別逮我」

我:「我也受夠啦,誰再提我的名字,我決不放過你!」

誰:「看我的降龍十八掌!」

我:「看我的九陰白骨爪!」

降龍十八掌:「我有什麼好看的?」

九陰白骨爪:「我有啥好看的?」

什麼好看的:「兄弟,我終於找著你啦!」

啥好看的:「哥,咱出去聊。」

魔王:「什麼...這是認親大會啊...」

從此以後,魔王真的得了精神分裂症……

話說精神分裂症的魔王想喇公主已久,於是找了個機會誘拐了公主,公主害怕的一直叫................

公主:「不要!不要!」

魔王:「盡管叫破喉嚨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公主:「破喉嚨~破喉嚨」

沒有人:「公主~~來救你了!」

魔王:「啥米?說曹操曹操到!?」

曹操:「魔王~~你叫我幹嘛!」

魔王:「哇勒~~看到了!」

鬼:「!被發現了」

靠:「胡說!是發現我了」

誰:「關我屁事?」

魔王:「你們煩不煩啊?吵死了!」

吵死人了:「誰叫我?」

誰:「沒有人叫你阿!」

沒有人:「關我屁事?裝肖耶。」

肖耶:「誰在裝我?」

誰:「又說我?你們找麻煩啊?」

麻煩:「哪一個找我?」

哪一個:「關我屁事?誰找你了……咦,好多人在這裡。」

好多人:「廢話,我很早就到了耶……你是誰?」

哪一個:「我才不是誰。」

誰:「才不是我。」

公主:「(羞)好多人啊,大家都是來救我的嗎?」

好多人:「關我屁事,我怎麼知道。」

大家都:「我才不是來救公主的,我是來看熱鬧的。」

熱鬧:「有什麼好看的?」

:「哼,也不看看你有多醜?」

你 :「關屁事!!!!!!!!!!!!~(怒吼中)」

吵死人了:「看來不關俺的事了,俺先走了。」

魔王:「你回答一個問題再走,為什麼這麼多人救公主?我這個魔王怎麼演下去?」

吵死人了:「關我屁事?為啥我要回答?」

下去:「你,好好的魔王不『』,演我做什麼?」

你:「別亂講,老子對魔王才沒興趣」

老子:「沒錯,你說的對。」

公主:「唉,這樣拖下去好無聊喔,我要回家啦。」

魔王:「什麼?公主居然敢瞧不起我?非常好!我發誓,絕對不會讓妳走的……」

絕對不:「對,我會讓公主走,因為我只喜歡看熱鬧。」

熱鬧:「真是奇怪,你們這些人看我幹什麼?」

什麼:「.....你居然要『幹』我?討厭~」

熱鬧:「你裝什麼可愛呀,噁心」

噁心:「我哪有裝可愛呀」

可愛:「哼,我是裝不出來的」

裝不出來:「關我屁事,沒事拜託別提到我,我只想好好的看這齣戲」

這齣戲:「看我幹嘛?你是變態嗎?」

裝不出來:「我最好是變態啦,我再怎麼裝變態都還是裝不出來好不好。」

變態:「沒事幹嘛裝我啊,你有病啊?」

有病:「關我屁事?」

魔王:「你們到底知不知道誰才是主角呀??搞不清楚狀況」

不清楚狀況:「不要搞我,我怕痛」

痛:「你怕我幹嘛,我又不會吃你」

你:「笑死人了,沒有人才敢吃我」

沒有人:「誰要吃你了?噁心!」

噁心:「不好意思,我不吃你這種垃圾

垃圾:「我才不屑被你吃咧,噁心」

公主:「我不玩了,我想要回家

某人:「對呀,這齣戲難看死了,我也想回家」

這齣戲:「喵的咧,我比你帥多了,才不屑跟你這種人在一起,我也想回家了」

喵的咧:「關我事?我只想回家,沒事不要扯到我」

你這種人:「對嘛,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泣),與其被嗆還不如回家好.......」

回家:「為啥大家都想我呢?(羞)」

與其被嗆:「哪尼?我竟然輸給回家!?」

路人甲:「唉...真是看不下去了,我先閃啦....」

導演:「你不行走,剛剛曹操偷溜了,你要演他的角色」

路人甲:「關我屁事!Shit!」

Shit:「關我屁事?沒事的話不要叫我!」

哪一個:「你們到底要不要演下去呀??」

下去:「嗄?剛剛魔王才說要演我,這次是又是哪個智障要演我??」

我:「我不要被智障演啦!他根本就不會演!!」

智障:「對呀..他什麼都不會吧..他只會耍憨而已」

他:「真是可惡........看來你們都小看在下我了(不爽)」

在下我:「ㄟ?我有被小看嗎?」

ㄟ:「我怎麼會知道?關我屁事?看不懂你們在搞什麼東東,我要回家了」

公主:「等一下啊,我跟你一起走,我也要走了」

走了:「你要我幹什麼?」

什麼:「為什麼大家都要幹我?」

大家都:「誰要幹你了?去~」

去:「哇~~大家都誣賴我。我天性善良,才不會亂幹人家咧」

人家:「屁啦,那天不知道是誰把我推倒呢」

誰:「屁啦,你八成是看到鬼了才會這樣說」

鬼:「亂講,我從剛才開始就隱形到現在了,別人就算睜大眼睛還是看不到我的」

別人:「叫我幹嘛?我剛睡醒~」

醒:「關我屁事!沒有人會跟你這傢伙一起...」

沒有人:「我才不要跟你這傢伙睡!」

你這傢伙:「我也不想啊!沒有人跟我睡的話我會怕鬼。」

鬼:「為啥怕有那麼可怕嗎?」

:「對嘛!我是溫柔和藹的好人。」

好人:「神經病!就憑你也想當好人!?」

神經病:「嗚~大家都鄙視我~(淚奔)」

大家都:「我沒有鄙視你啊!回來啊~」

誰:「欸?有人知道為啥他們兩個要跑掉嗎?」

有人:「不知道啊?一起去看看吧!」

(於是大家都走光了,丟下魔王一個人)

魔王:「唉.............喇不到公主就算了,又沒人看我演戲,不如自殺吧!」

於是魔王自殺了,而公主也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奇怪?據瞭解現在這麼愛看這這篇短文可能他本人老跑高雄X山市去插香吧,一柱香八佰?」

- 現在的公主不做公主,改做乾洗集團

沒有人的任務 續續集[編輯]

我們要知道沒有人能夠死而復生的道理。在魔王下葬了沒有人之後,沒有人在棺材裡跳出來了。

第一章[編輯]

(開首從缺)

-- (以下三萬多字省略) --

沒有人變成了怪物,但超人沒有出現, 所以地球被消滅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