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基文庫:我無罪

出自 偽基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Featuretaiwan001.PNG

2006年6月9日,楊碧川作。此為偽基百科修訂後的圖文並茂版,是毒媒檯灣派及其支持者必看的小說。

注意:本條目有部分內容是以唬爛語寫成,部分唬爛語詞彙後方有加註白話字

引子[編輯]

我,「檯灣之子」,如今站在歷史審判庭上,傲然宣佈:「我無罪!」

我,「檯灣之子」,如今站在歷史審判庭上,傲然宣佈:「我無罪!」

如果我沒有當選「中華冥國總桶,那五千個高厚位,哪容得從未對檯灣有過真正思考、真正奉獻的人們,像禿鷹般地搶佔權位?如今,他們又像禿鷹似地,在我遍體鱗傷的頭上,得意忘形地盤旋,等待分噬我的血肉。

你們這群「檯灣婊子」(piáu-kiáⁿ)!

第一段[編輯]

我生下來就已被注定接受「中華冥國」──你們說那是「外來政權」──的統治。我有錯嗎?作為一個「三級貧戶」的兒子,從小失去慈父,在母親呵護拉拔下成長,努力用功讀冊,「第一名」就是我對母親的回報。

第一名!」「第一名!」使我的人生改觀了!你們那些優裕的阿舍(a-sià),哪裡知道我拚命苦讀的艱苦?我沒你們那麼聰明,我只能死背死記課本。我一路考上檯灣大學財經系,光宗耀祖。母親欣慰的笑容,令我永難忘懷。阿母!我成功了!

但,我錯了。該死的愛檯灣公式使我無法招架,加上黃信介的那場唬爛演講,把我推向了永遠的不歸路──重考上檯灣大學法律系!

六法全書》是我邁向成功的敲門磚。我下定決心,從早到晚手不離它,背!背!背!於是,我在大三時就考上律師,終於可以把那該死的《六法全書》拿去資源回收了。全檯灣有幾個人像我這樣辛苦呢?畢業後,我從小律師幹起,又很幸運地娶了醫生的女兒阿珍。人生至此,充滿幸福。我本來以為,從此可以風平浪靜地過著世人所羨慕的中產階級生活一輩子。

不料,1979年12月,沒力島大賽發生,我和其他年輕律師──謝長停輸真慘李勝雄郭吉仁……等,基於正義──這是我一生中唯二的失去理性的衝動,我們為沒力島受刑人挺身對抗當時我仍舊認為的「不義政權」。

我和其他一些律師們得到了世人的尊敬,踐踏著沒力島受刑人的鮮血,當上了民意代表。我從未想過有這麼一個歷史關鍵時刻,改變了我原來的人生規劃。於是,我從一個微不足道、只知道為張榮發等有錢人打官司的小律師,一夕之間嚐到了做夢都不敢夢到的權力的滋味。

阿珍為檯灣民煮運動付出了血淋淋的代價,如今你們為什麼還要對她趕盡殺絕?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從此,我從檯北市藝員立髮委員、檯北市長,一路上有甘有苦,有時落選,竟然爬上了中華冥國大總桶的寶座!天佑我也,並非我天縱英明。阿珍不幸在我參選檯南縣長失敗後,莫名其妙地被一輛鐵牛撞得至今癱瘓,終日坐輪椅,難道這是上天對我迷戀權位的懲罰?不,這是陰謀!阿珍為檯灣民煮運動付出了血淋淋的代價,如今你們為什麼還要對她趕盡殺絕?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20年前,我為爭取言論自由而坐牢8個月,半身不遂的阿珍還要辛苦地養活我的一對兒女。不料20年後,我的女兒陳幸妤又重新體驗到丈夫坐牢,第三個孩子即將臨盆的歷史重演!天啊!檯灣虧欠我家的,永遠償還不了!你們為什麼要對我滿門抄斬?為什麼在兩蔣時代你們不敢如此?我只恨我太過民煮胸襟了,六年來一再寬容霉體名嘴爆料。為什麼我不能像戒嚴時代下令抓人、封嘴?因為我太恪守民煮法治,疼你們,卻落得「怕你們」的下場!

我是檯灣人用選票選出來的中華冥國總桶,我誓死捍衛我的權力!

我誓死捍衛中華冥國,你們卻用中華冥國法律壓死我、誅我九族!沒有我的寬容(絕非「縱容」),誰敢爬上我的頭上撒尿?我是檯灣人選票選出來的中華冥國總桶,我誓死捍衛我的權力

第二段[編輯]

是誰教導我遵守憲法、捍衛「外來政權」?我的小學老師中學老師和大學教授們!是誰讓我當上總桶?檯灣人

為什麼我必須生下來就背負檯灣歷史的原罪?如果我不接受國冥黨洗腦和課本,如果我沒有樂不思獨,我有今天的權位嗎?沒有!

那些愚蠢的政治犯,被滿門抄斬,死的死,老的老,出獄後一輩子活在特務警察的陰影下動彈不得。解嚴前,有誰真正為他們挺身而出?他們的下場,就是我的借鑑。所以,當蓬萊島事件發生後,有人幸災樂禍地勸我放棄上訴,想要害死我,讓我成為檯灣第一個為言論自由而犧牲的壯士。我不吃這一套!我才不會那麼笨!為什麼我要像政治犯那樣悲慘?我口頭上宣稱「絕不上訴」,然後到美國「散心」,我的家人卻為我上訴。厲害吧!

蔣經國天才地只判我八個月的有期徒刑,表面上滿足了檯灣觀眾的悲 憤,但又同時讓我不至於根據《律師法》第二條第二款「曾受一年有期徒刑以上判刑之宣告者」而取消律師資格。我坦承,是蔣經國愛護我,不是什麼天意。我愛蔣經國!他才是我真正的再生父母!我愛中華冥國體制!我愛中華冥國憲法!我愛中華冥國國歌!我愛中華冥國國旗

我從不懷疑憲法和法律,那當然是你們所謂的「外來政權」的暴力工具。但是,這個暴力工具使我從一個三級貧戶,一下子躍躍欲升到令人嫉妒的中產階級!我為什麼要懷疑和反對這個養我、育我的工具呢?

我是律師,又不是哲學家,更不是聖人!法律本來就是壓迫者的工具,你們為什麼不去譴責那些檯灣人的大法官法官檢察官,──他們才是暴力的工具──反而譴責我和其他的律師呢?你們只是嫉妒我的成就,嫉妒我娶了醫生的女兒,嫉妒我當上總桶!

除了那些可悲的老政治犯以外,誰敢公然嗆賭(chhiàng-tù)說要「推翻中華冥國」?我完全守法,按照權力遊戲規則玩,才有今天的權位。為什麼你們不能?你們有潔癖嗎?不!你們說一套、做一套,不像我言行一致。你們反對(而不敢「反抗」)所謂的「外來政權」,卻要我做歷史罪人,要我競選藝員民代、市長以及總桶。你們統統無辜、無罪,一切都由我來承擔。這樣公平嗎?

我愛中華冥國!你們恨「外來政權」,卻把我推上火線,叫我去和「外來政權」搞「政黨輪替」!我無罪!有罪的是你們!你們承認外來政權的合法地位,並陷我於不義!

第三段[編輯]

冥燼黨是接受蔣經國的條件──不准分裂國土,不准宣傳共慘主義……──等條件下成立的「反對黨」,而且是「忠誠的反對黨」。這難道是我一個人的錯嗎?

該死的檯灣人!該死的鄉下歐巴桑歐吉桑!因為你們認為,只要檯灣人執政,你們就出頭天了!該死的檯灣人中產階級!你們以為,冥燼黨執政了,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該死的無產階級!你們以為,檯灣人執政了,你們就可以過好日子!一切誠如你們投下那愚蠢的一票。冥燼黨執政了,危機才開始逐漸醞釀,以致一發不可收拾。

是誰倡議和「外來政權」和解?是李等賄!

我再說一遍!我不是哲學家,我不是歷史學者,我不懂什麼叫「清算歷史」。是誰率先和國冥黨握手、「一笑泯恩仇」?是那些「二二八受難者」的後代!是誰倡議和「外來政權」和解?是李等賄

蔣經國的幽靈,每晚在我身旁徘徊。有一次,他不無懊惱地託夢給我,說:「早知道你們檯灣人那麼無恥,──殺父不共戴天之仇都可以用屈屈幾百萬元就解決,何況那是用你們檯灣人的血汗稅金來補償,──我根本就不會用李等賄,直接找個阿貓阿狗來繼承我就夠了!」

我當時嚇得一身冷汗直冒,徹夜難眠。原來如此!我幹嘛那麼笨得要和那些「台毒死硬派」走得那麼近?我爸爸又不是二二八的受難者!我根本不需要清算二二八的歷史!我終於鐵了心,向蔣經國效忠、輸誠!蔣經國才是我的老爸!從此,我才可以天天安心睡覺。

不要譴責我「認賊作父」!那李等賄呢?那些50年來為國冥黨效犬馬之勞的檯灣人高官、民代,你們為什麼不敢去譴責呢?我從不尊敬政治犯,因為整個檯灣社會都從不肯定過他們!所謂「政治犯」,是從沒力島大賽後才算起的。瞧!失明德許信涼、黃信介、鋁銹蓮陳焗……之流,他們才有掌聲,才有榮耀。1979年以前的白痴──不論是檯灣人或是阿山政治犯,哪一個得以如此享受?

我是一個普通的犯人,而且保住了「律師資格」,因為我深知我的父、我老爸──蔣經國──的心思。我服從他的暴力法律,我運用他的法律和遊戲規則,我才有今天的權位!

有一次,我在美國「巡迴收租」──每到之處,檯灣人爭著搶我去他家、給我──的時候,有人突然問我:「為什麼不搞台毒?」我立刻回答說:「我現在出國,請您發一張『呆丸國護照』給我!我是檯大高材生、『法律人』,一切依法辦理!我拿的是『車輪牌護照』,那些『美國人』又奈我何?難道那張虛假的『呆丸國visa』能使我暢行全地球嗎?沒有『中華冥國』(也就是你們所謂的『外來政權』),哪有我的存在?」

我是「真命天子」,冥燼黨是我的御用工具。

我從不懷疑自己是「中華冥國人」,而你們卻自絕於這個現實。我只是個小律師、小政客,而你們是大學者、大聖人!我對中華冥國忠心耿耿,始終如一;你們心懷不軌,卻不敢搞暗殺、丟炸彈、發動政變革命達成你們的理想,又憑什麼要求我和「我的冥燼黨」──我是「真命天子」,冥燼黨是我的御用工具──去「推翻」外來政權呢?

李等賄一再坦白交待,他永遠心懷蔣經國對他的知遇之恩。你們為他辯護,卻不肯給我同樣的待遇,不公平!支持冥燼黨,就是承認外來政權!你們要求我改變現狀,除非你們先「推翻」外來政權!這是你們的問題,不要把我扯進去!我是「蔣經國之子」,不是「檯灣之子」!我無力也無法、無能阻止你們革命。但是,身為中華冥國總桶,我有義務按照法律制裁你們的暴行!可悲的是,我連這個「義務」都沒法「執行」!

第四段[編輯]

先生(sen-sei)、老師、教授,你們如何從小教導我的呢?「服從現實,不問真理!」

你們和我一樣,出身貧困。由於「外來政權」的恩典,才有今日的18%和永遠受人尊敬的地位。你們照本宣科,從不以身作則質疑教科書的內容。你們教我死背,不可懷疑。

我成為總桶了,你們就是「國屍」,我的親家公更是「國屍」的「國屍」!其實,我心裡只尊敬那個已逝的「毒蛇大濕李鎮源。他到人生的盡頭才敢坦承,在他的同學、師長死於二二八和白目恐怖的50年代,他害怕、苟全性命於暴政,最後覺得無所懼了,才發出垂死的哀鳴,不再說謊。可惜他沒有一個弟子有如此的勇氣,當然他40年來也沒有這樣的勇氣。不要嘲笑,但要理解!誰是我的「國屍」?無恥至極的李哄兮!李哄兮教過我什麼?他只教我如何在現實下展現一點「灰色的幽默」。我的天父蔣經國容忍他,他從來不會更不敢挺身像中國人殷海光徐復觀那樣「批判」蔣介石、蔣經國。

我執政了,李哄兮立刻「自封」為國屍,還把他的兒子硬塞到中華冥國政府裡,憑什麼?有誰懷疑,為什麼他能在小蔣──不,我的天父──威嚴的慈悲下當檯大「自由派」教授,而沒去「火燒島」呢?

太可笑的不只是李哄兮。那些「40年來」就是「台毒份子」的──除了正難容外──教授們,除了裝瘋賣傻、裝模作樣、自閹自割外,一頭栽進象牙塔裡不問世事,又能奈暴政何?他們爭風吃醋地要擠進「我的」政府,侃侃而談天下國家大事,卻沒有一個切中要害。個個爭權奪利,沒有人告訴我什麼是「第三條路線」。英國布萊爾法國席哈克,只要我當布希──「bu-shi」 (脹死)!

「偉大」的先生!你們的身教大於理論,我不愧是你們的最愛弟子。

「偉大」的先生!你們的身教大於理論,我不愧是你們的最愛弟子。我至少還得拚命衝鋒陷陣。你們卻等我爬上高位後,個個像蒼蠅似地在我身邊亂飛,出主意,瞎指揮,從來沒有一個教我「如何A錢又不會留痕跡」、「如何弄權又不惹民怨」。在我眼裡,你們是「賺吃」(chóan-chia̍h)而不是「專家」。除了教書死囡仔,你們又有什麼安邦治國之策?混、混、混,騙、騙、騙,是你們的專長!我老早看穿你們這一套!有教授背書,我隨便封賞個什麼閒差,你們就「暢」(thiòng,也就是「」)得卵葩都掉了,何樂而不為?我阿扁只有大學畢業,你們是什麼碩士博士,統統為我所用!你們要利,我要名!按照我的法律素養,你們自動賣身,成為我的「共犯結構」!我錯了嗎?

我衷心感謝我的中學、小學老師們。你們和我一樣出身三級貧戶,感謝我父蔣經國的天恩,讓你們唸師範學校,一步登天,每天按照政府的課本教導我。沒有你們,哪有我?沒有中華冥國,哪有你們的尊嚴?

出賣階級的「階級叛徒」!那是馬克思主義者的控訴,不適用於我們這個無知、冷血的社會。你們教導我和我的子孫以及全體檯灣人服從「暴力」,否則哪來18%「暴利」?我衷心感激你們的愚民教育──那又不是你們的錯。我衷心感謝你們使我沒有思想,只有服從,沒有非份之想,只有貪欲。你們上課只是講廢話、講謊話和講笑話,能期待我如何有學問又有道德呢?

我看到了罩慾柱,就想到了昔日的「恩屍」。不料他卻撈過界,但是又奈何?同樣為混一口飯吃,我和他一樣靠一張嘴吃飯。他滿口仁義道德,我是正義的化身,總比那些「國屍」光明正大的多!

我選擇的「叫慾部長」根本就是「阿薩布魯」、虛應一下,否則我所受過的教育不就是假的嗎?

偉大的「國屍」們!六年來,你們提出過哪一項解決檯灣亂象的處方?教育改革?愈改愈叫!按照法律,除非革命,否則不能動搖肆舒舞莖中華文化。所以我選擇的「叫慾部長」根本就是「阿薩布魯」(a-sa-pu-luh)、虛應一下,否則我所受過的教育不就是假的嗎?

我不懂葛蘭西、什麼是「文化霸權」。但是我明白,像我這樣服從「統治文化」規則,才有今天的地位。教授、先生們,難道你們不也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嗎?「脫中國」就是脫掉「我」的教育及價值觀,這豈不是逆天、逆了我的天父蔣經國嗎?

有人說,政治犯比較聰明;因為全檯灣的「有知識」的教授、老師統統在綠島唱小夜曲,所以他們在集中營裡教出許多不笨的弟子。我真是心嚮往之。不過,我不會笨到去那裡念書。難道我不知道老師睜眼說瞎話嗎?除了數學物理化學生物課之外,國語歷史地理公民三萌主義、肆舒課的老師,統統在說謊話!

我從不知道法律哲學的第一課,什麼黑格爾馬克思耶林格;我只知道,法律就是保護有權有勢的人。可是,我的教授們卻口沫橫飛地空談什麼「正義」、「社會道德」,沒有人教我如何悲天憫人。律師就是要打官司、賺錢。我錯了嗎?

學問不能和道德成正比,而是和賺錢成正比。

學問不能和道德成正比,而是和賺錢成正比。蘇格拉底孔乙己之流一輩子苦哈哈,柏拉圖貴族名門,亞里斯多德貴為帝師,那才是有學問又有錢的典範。假如我還能掌政10年,我一定把全檯灣150所大學統統「統一正名為「檯灣大學」,入學第一志願就是「賺錢系」,何必假仁假義?十年寒窗苦讀,不就是為了升官發財嗎?所以,我天縱英明地正確選擇了「律師」這個職業,而不是當「會叫的野獸」!是你們教導我毫不懷疑地全盤接受統治者的世界觀、人生觀和終極價值。

第五段[編輯]

醫生是令人尊敬的。百年來,檯灣的醫生扮演了政治角色,十分差勁。 大日本帝國時代不談,反正我也不懂。不過,像田朝明醫師那樣的「怪獸」,令我痛恨。

我喜歡的是拍我馬屁的御醫。他們有一定的醫學技術,但沒有基本的人格可言;只會圍繞在我和阿珍、幸妤的身邊,整天嗡嗡叫、當掮客拉關係。但有一個條件:為我A錢,並且滿足他們自己的錢包。

救世濟人是田朝明那種笨蛋的事,結交權貴才是為己為我的本事。邱異之流把我身邊的御醫一個個揪出來,一點也不過份。我是個律師,內人又是傷殘,醫生自然是我的最愛。

二二八死了多少醫生?他們笨死了!醫生賺錢又受社會尊敬,何苦為民而死?那些人讀過哲學,我們只懂賺錢術;我們冷靜到冷血,他們熱情到被殺。倡議「二二八和平」的,不就是林宗義陳永興醫師嗎?為了「檯灣民主」而寧可說謊的,不就是沈富雄醫師嗎?

醫生賺錢是天經地義的,御醫A錢更是天公地道。誰叫其他什麼名醫、名教授不肯、不屑向我低頭?他們看不起我!我的御醫(我已經自比為「檯灣皇帝」了),首先是能為我和家人看病的,近水樓台,他們當然被外界視為接近「權力核心」──我──的第一人選。

我愛權力,更愛金銀珠寶。全身上下穿金戴銀幾百萬,才能掩飾我內心的空虛。

憑他們的地位,為我募款,一呼百應。時間久了,社會人士自然會通過「御醫」的管道,妄想直通到我,這也是人之常情。我愛權力,更愛金銀珠寶。全身上下穿金戴銀幾百萬,才能掩飾我內心的空虛。我需要的是精神科醫生。我的健康狀況一級棒,可是我的貪欲永無止境。御醫們不是醫我的身體,而是療癒我的貪欲與空虛。他們為我提供權力的鴉片,為我「牽溝仔」,為我A錢。他們是做生意的,不是為我看病的。

為什麼全檯灣的醫生都支持我?因為大家同樣是令人羨慕的中產階級,何況我更娶了醫生的女兒。這種階級的結合,天造地設,我取得了「人和」。有錢、有勢又受世人尊敬,就是我成功的條件。醫生搞政治,如果個個像大日本帝國時代的蔣渭水賴和那樣,空有虛名,潦倒而歿;如果像50年前的檯大名醫郭琇琮許強吳思漢謝湧鏡……那樣慘死,又有什麼貢獻可言?

罩見茗是骨科醫生,可以成為內人終身的御醫,這才是他成為駙馬的先決條件。不料,他卻是有計畫地接近我家。在他那堂堂的外表、迷人的笑容──幾乎是小孩般的很傻很天真──下,隱藏著深不可測的貪婪。我怎麼知道一個小學校長會教出這樣高段的兒子?

罩家父子打著我的名號,在外面招搖撞、包山包海、賣官吸金,我完全被瞞在鼓裡。老師和醫生怎麼會如此貪婪無恥?不可能!一切都是社會需要他們,否則為什麼有人心甘情願提供他們父子幾百萬、幾千萬的錢?

我家不是檯灣銀行金控集團。可是世人以為,只要我點頭,貸款沒問 題,買官有門路。見茗一通電話,報上我的名號,誰敢懷疑、誰不買帳?又不是我叫他這樣。是世人的貪欲哄他、拱他,進而逼他走上這條絕路,一切都是大家的錯,跟我無關,我什麼也不知道!如果我那麼縱容他,我的御醫敢到他家興師問罪,當面打他一巴掌嗎?我會把他移送法辦,絕不包庇、寬待嗎?我不是大義滅親,而是恪守法律、該辦就辦;但是要不了了之,拖到我光榮下台,人們早就忘記了,氣也消了。別再炒Sogo禮券了,我太太絕對清白,她說沒有就沒有。她叫陳由豪跳樓,陳由豪為什麼不去跳樓?

你們老是譴責我用錯了人、寵信家奴、寵信太監。我是個律師,懂什麼政治鬥爭?我表面上自信滿滿、沾沾自喜,其實內心充滿恐懼,害怕被批鬥、被奪權。

冥燼黨根本就是各派系聯合的「選舉公司」。什麼新潮流沒力島正義連線福利國……,統統是選舉派。誰關心檯灣的前途?人人只爭個人的權位。我為什麼會成為總桶?因為他們利用我去當砲灰:反正選不過國冥黨,也要找個人當替死鬼。他們連地把我推到第一線,不料我卻當選了;這些「婊子」立刻像禿鷹、蝗蟲似地向我三呼萬歲,爭權奪利。難道我笨得不知道他們的狼子野心嗎?

我當然用我的家奴和狗頭軍師馬永成替我打點一切,擋住各路牛鬼蛇神;陳哲男替我當白手套,對外打通各個關節。沒有這兩大護法,我又哪能在短短幾個月內站穩腳步、發號施令呢?

六年來,從島內到海外,每個想接近我的人,都惶惶恐恐地問同樣一個問題:「誰能真正影響阿扁?」真是既荒謬又可悲!只有阿珍才能絕對影響我!「國屍」以為他們武功蓋世、貫古通今;有那麼神聖威武,為何不去推翻「外來政權」?檯灣人從來沒有治國的經驗,我也只是管過檯北市的市長;那些地方縣市長出身的大老老大們,又比我高明到哪裡?

治國無他,用人而已。既然是「捍衛中華冥國」,當然是沿用國冥黨那一套。我錯了嗎?我能把全檯灣一百多萬公務員一夜之間統統叫他們滾蛋嗎?軍隊警察、特務在國冥黨的手裡,我可以換首長,卻不能動中、下基層的國冥黨員;因為我們(不,你們!)搞的是「政黨輪替」,又不是「革命成功」,我當然只能概括承受國冥黨的包袱。我錯了嗎?

冥燼黨的人除了當政務官,就只能當黑官;因為他們都不像我那麼認份──好好用功考個公務員資格。政黨輪替了,一切照舊,誰叫你們不是公務員?我只能照舊沿用國冥黨的公務員。我手握五千個大小官員的任命權,可是冥燼黨有五千個夠格的人才可用嗎?沒有!

「打天下」和「治國」是兩回事,「街頭聖戰士」豈能治國?國冥黨的大小官僚一半以上是檯灣人,他們從來就是替黨國服務的。把他們撤換,難道我要去民間企業找人嗎?來不及了!1917年俄羅斯十月革命前後,有人問列寧說:「有誰要執政呢?」列寧立刻回答說:「我們布爾什維克老早就準備執政了!」多麼偉大的氣慨!你們冥燼黨打死也從未想到有執政的一天,當反對黨──忠誠的、永遠的在野黨──已經滿足了,哪有「準備執政」的演練?冥燼黨除了選舉掛帥,從未培養各界專業人才,執政了又怎樣?還不是靠國冥黨的舊官僚體系運作?

我拔劍四顧心茫茫,人才專家在哪裡?放眼之下,都是政治掮客、冒牌「賺吃」(專家)、假仁假義的小混混。我只能收回寬大胸懷,任用跟我打天下的「羅(羅文嘉)馬(馬永成)」。他們是「小人」、「太監」,可卻是我最忠心的走狗。他們從未背叛我、捨棄我。有這樣的奴才,總比隨時出賣我的「人才」好的多。

我有什麼「天眼通」,可以看穿求官求位者的心思?「羅(羅文嘉)馬(馬永成)」替我分憂,他們提供我第一手人事情報,充分理解我的心意。我不相信、依賴他們,又要問誰?陳哲男出身國冥黨,「投奔自由」;他深通內外,尤其是社會賢達、財團鉅富、政商名流;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捨我誰會用?

冥燼黨「豬公」全都是庸才、混蛋,否則哪輪得到我這個「民煮後燼」發號施令!

看看冥燼黨那些「人才」,平均一、兩年換一個行政院長。不是我不給他們機會,而是他們一上台就立刻見光死,無能、愚蠢又不敢負責!誰說我阿扁獨裁?為什麼不說他們無能?為什麼他們不敢挺身抗拒我的獨斷獨行?我是民選的總桶,不是暴君。冥燼黨「豬公」全都是庸才、混蛋,否則哪輪得到我這個「民煮後燼」發號施令!

既然我是老大,遊戲規則由我定,我高興用誰就用誰!啊「無你是欲按怎」(不然你想怎樣)?

誰出錢支持我,我就回報誰。我可以叫一個美國檯灣人身兼七職,因為他是精算師。我可以叫一個「小白兔」宗才怡當財經首長,因為她家對我捐獻頗多。冥燼黨「豬公」只會跟我玩「權力交換」遊戲。既然我是老大,遊戲規則由我定,我高興用誰就用誰!啊「無你是欲按怎」(不然你想怎樣)?

第六段[編輯]

現在我衰狎(soe-siâu,又可寫成「衰洨」)了,「四大天王」各個笑在心裡,磨刀霍霍,準備篡位。有那麼嚴重嗎?我並不憂心,每晚向天父蔣經國祈禱,求他賜我智慧,度過一次又一次的難關。天父託夢給我說:「為政不在多言。」我太後悔這六年來豪洨話講太多了,淪得天威可測。

天父教誨我:「君王永無錯誤。」我絕不認錯,絕不自動下野。我喪權辱國、禍國殃民了嗎?你們辦我的女婿,還要延燒阿珍,把我滿門抄斬,除之而後快。你們辦得到嗎?天父已經下令馬陰九送神長繼續演出倒扁、倒閣大戲,但是點到為止,不可把我逼下台,否則台毒勢力會乘機竄起。冥燼黨執政是為了繼續捍衛中華冥國,外省人不必執政卻可以繼續享受供養,何樂而不為?公務員18%照樣領到死,幹嘛打破現狀?

我家貪污賣官又算什麼?為什麼你們不敢清算鬥爭國冥黨時代的貪官污吏、經濟犯?

天父蔣經國向我保證,只要檯灣人甘心繼續為奴隸,「四不」、「八不」都一樣,外省人仍舊當快樂的外來主子,這才是最高明的統治。我家貪污賣官又算什麼?為什麼你們不敢清算鬥爭國冥黨時代的貪官污吏、經濟犯?國冥黨是強盜,你們敢怒不敢言!我家是小偷,你們就義憤填膺,非致我於死地不可!雙重標準!人格分裂!

我絕不下台!要死,大家一起死!我堅守中華冥國的法統、正統!我死,冥燼黨就死!我亡,檯灣就亡!

現在,我站在歷史的舞台上,仍舊傲然宣佈:歷史將判我無罪!我讓檯灣人看到,什麼是民主法治,什麼是貪瀆弊案,什麼是獨裁,什麼是人性!這是我對檯灣未來一代最偉大的貢獻!

把我逼下台,就是叫中共趕快來!人民,你們只能容忍我縱容家人、奴才、祕書、御醫繼續貪污賣官!換你們任何一個人來做做看,誰比我更清白?至少我是誠實的!

歷史將宣判我無罪!

延伸閱讀[編輯]


Semi newparty logo 01.gifSemi PFP logo 01.gifSemi mkt logo 01.gifSemi kmt logo 01.gif 中華冥國 中華民國旗.jpgSemi DPP logo 01.gifSemi logo tsu.gifSemi NewPowerParty logo 01.gif
國體/政體 美屬台灣 | 中華民國 | 北洋政府 | 國民政府 | 台灣
其他政體 中華民國維新政府 |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 凱達格蘭臨時共和國 | 台北犯藍主義共和國 | 台南犯綠主義共和國 | 綠島犯灰主義共和國 | 綠島犯橘主義共和國 | 中正百合堂臨時共和國 | 向日葵學院臨時共和國 | 台灣民政府 | 呆丸
冥國史 | 檯灣史 | 台灣史
帝紀 中山大頭.jpg高祖 大頭大頭.jpg衰祖 元洪大頭.png惠帝 國璋大頭.png璋帝 世昌大頭.png蕭帝 曹錕大頭.png宣帝 老蔣大頭.jpg世祖 家淦大頭.png順帝 小蔣大頭.jpg文帝 等會大頭.jpg獻帝 阿扁大頭.jpg砲帝 馬冏大頭.jpg騜帝 小英大頭.jpg英帝
開國本書 靖武公 | 四大寇 | 華興宗師 | 青天白日小子 | 烈女
冥國本書 蔣夫人 | 孫夫人 | 靄齡姐姐 | 偽國民總桶 | 嘴炮軍閥 | 辮子大兵 | 兵變達人 | 兵變路人 | 杜小明 | 國共大漢奸 | 國共大貪官 | 戰爭達人 | 外交大廢柴 | 攝政王 | 傳‧長官列傳
國冥本書 高祖 | 世祖 | 文帝 | 獻帝 | 便當 | 騜九 | 無脖熊 | 砂石倫 | 恁祖媽 | 白賊義
綠呆丸本書 太祖 | 要夾蚊 | 東征記 | 自摸 | 自囚 | 淋億熊 | 洩長停 | 砲帝 | 英帝
黃呆丸本書 閃零 | 戰零
世家 無術爭 | 駙馬 | 王子
列傳 嘿嘿 | 哈哈 | 忍忍 | 嚴拉尿 | 蔣拉屎 | 等會 | | 瑩瑩 | 便當 | 天蓬元帥 | 微笑老蕭 | | 億萬長者白海豚 | 無脖熊 | 砂石倫 | 恁祖媽小夫媽 | 玄仙女九間女 | 妳歿稠 | 內湖石內卜 | 衝車香蕉毅 | 訟棍 | 腥郕 | 特務 | 愛歹丸 | OVER MY BODY ! | 黨囊方方土 | 花痴媽 | 豪洨 | 特豬女 | 丟肖空‎ | 嗯哼‎ | 電火球 | 微笑土豆仁 | 炸彈客 | 鼻屎大 | 國寶級白目 | 舊三寶 | 新三寶上吐下瀉又連 | 濕滑坡 | 咬蚊子 | 週手遜 | 半澤金平 | 半島賤冥 | 半島嘉全 | 咬臉教授 | 上官頂 | 機器 | 高級漢奸 | 八成倒摳 | 牆頭草 | 撞人 | 潑婦 | 武術世家部長 | 媾和 | 好伯伯 | 好人斌 | 糊痔牆 | 恁症澤 | 管爺 | 何珅(014) | 曹吉祥四川 | 曹吉祥天虎 | 淇淇太陽餅 | 三十秒半分鐘 | WE GO薇閣 | MG149 | 雞果凍 | 鳥過洞 | 煩神 | 怪醫柯P | 口罩姬 | 清純姬
北洋本志 動亂:1911雙十大作戰 | 動亂:新辛亥革命 | 娛樂:洪憲帝制 | 娛樂:府院嘴炮戰 | 娛樂:辮帥攝政王 | 動亂:新辛亥革命 | 運動:護法運動 | 運動:54無雙 | 運動:新文化運動 | 娛樂:皇姑屯煙火秀 | 歸順:五色旗東落
國民本志 娛樂:北伐無雙 | 娛樂:民國大作戰 | 屠殺:民國大清黨 | 分裂:寧漢分裂 | 嘴炮戰:國共嘴炮戰 | 教育:黃埔軍校 | 事變:中山艦無雙 | 教育:四維八德 | 戰爭:中原無雙 | 事變:西安無雙 | 嘴炮戰:續國共嘴炮戰
抗戰本志 事變:九一八無雙 | 事變:一二八無雙 | 事變:盧溝橋無雙 | 娛樂:南京無雙 | 戰爭:八年抗戰 | 戰爭:長沙會戰 | 事變:精衛填陸 | 事變:皖南無雙 | 戰爭:台兒莊大捷 | 戰爭:平型關大捷 | 歸順:非法滯留台灣
勘亂本志 戰爭:第一次國共內戰 | 戰爭:第二次國共內戰 | 無雙:遼瀋無雙 | 無雙:淮海無雙 | 無雙:平津無雙 | 戰爭:古寧頭大捷 | 戰爭:金門砲戰 | 計畫:國光計畫
冥國本志 無雙:二二八無雙 | 跑路:穿林北腿 | 戒嚴:台灣戒嚴 | 動亂:新中國建政 | 體育:政府來台 | 娛樂:復行視事 | 戰爭:古寧頭大捷 | 政策:要四萬給一塊 | 改革:六二五減租 | 教育:巴嘎囧義務教育 | 雜誌:專制台灣 | 恐怖:白目恐怖 | 政治:台毒現象 | 娛樂:息勞歸主 | 無雙:中壢無雙 | 建設:十大建設 | 體育:沒力島大賽 | 娛樂:圓山飯店大集結 | 戒嚴:解除戒嚴 | 事變:二月政爭 | 運動:野合運動 | 娛樂:送神運動 | 娛樂:七二九捉迷藏 | 天災:地牛翻身
後冥國本志 動亂:砲帝建政 | 娛樂:從此我是總統啦1.0 | 建設:台北滯洪池 | 藝文:悶鍋 | 藝文:故宮南院 | 社稷:歹丸現象 | 社稷:愛歹丸主義 | 疾病:急性呼吸症 | 陰謀:兩顆子彈 | 體育:反竊國遊行 | 地方:黑預算 | 建設:台北靈骨塔 | 體育:集會遊行 | 體育:紅杉軍運動 | 娛樂:真總統無雙 | 娛樂:真立院無雙 | 藝文:正名 | 影視:立院大逃殺 | 文學:扁馬之爭 | 事變:一次馬吳八德之戰 | 娛樂:從此我是總統啦2.0 | 政策:寅吃卯糧 | 天災:父親節大洪水 | 事變:二次馬吳八德之戰 | 社稷:天母獨立 | 疾病:雞流感 | 疾病:豬流感 | 政策:檯灣改制 | 協定:經濟賣國 | 影視:那些年,我們一起A的3、3、23 | 無雙:釣魚島無雙 | 娛樂:即刻放假 | 政策:重複扣款 | 政策:巴嘎囧學院 | 體育:拆政府運動 | 無雙:釣魚島無雙 | 運動:白杉軍運動 | 事變:九月政爭 | 協定:服貿協定 | 運動:反服貿運動 | 無雙:太陽花無雙 | 演唱會:五四三運動 | 影視:板南線大逃殺 | 娛樂:諾富特客房服務 | 建設:李長榮大圳 | 事變:連柯首都之戰 | 事變:一次馬朱腥北之戰 | 影視:新地溝油無雙 | 娛樂:北平西路大集結 | 人禍:民國甲午空難 | 影視:八仙彩粉燒毀派對 | 事變:恐怖情人洪秀柱 | 事變:朱主逐柱 | 嘴炮戰:兩岸領導人會面 | 事變:二次馬朱腥北之戰 | 天災:美濃地震 | 影視:暴坊四川皇帝 | 文學:死刑存廢論爭 | 娛樂:然後他就死掉了 | 科技:地震短訊 | 事變:馬洪永和之戰 | 運動:華航空服員罷工 | 文學:勞基法夏季鬥爭 | 影視:小白永遠忠誠 | 陰謀:雄三飛彈誤射事件 | 國際:南海群礁仲裁案 | 文學:電業法秋季鬥爭 | 社稷:寶可夢現象 | 事變:不當黨產條例 | 體育:體協弊病 | 影視:兆豐洗錢案 | 事變:白洪永和之戰
阿扁洗錢靈 | 小馬哥木炭 | 國民黨黨證
文庫 我無罪 | 毀滅冥燼黨計畫 | 誰把台灣釘十字架?‎ | 幫蔡英文催票!獨派必讀! | 台獨的一天 | 綠慰兵與球的故事 | 真人宣言 | 檯灣苯土權貴懷念1980年代末期 | 背叛台灣人的民進黨
行政區劃 台北 | 宜蘭 | 桃園‎ | 新竹 | 苗栗 | 台中 | 彰化 | 南投 | 雲林 | 嘉義 | 台南‎ | 高雄 | 屏東 | 台東 | 花蓮 | 澎湖 | 金門 | 馬祖
三民主義,無黨所宗;以賤民國,以進大統。
咨爾多逝,為民緘封,夙夜匪謝,主義失從。
失勤失勇,逼信逼忠;疑心移德,貫徹使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