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基文庫:古書佚文大全

出自 偽基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本頁面所蒐羅之各書籍,由民明書房全權授權偽基百科使用,並按傳統經史子集之分類法排序,偽基百科准許任何人將此書內容自由轉載及使用,唯不得用於非民明書房方面准許之商業用途。本書內容為民明書房所出版的《史記佚文》、《漢書佚文》等二十四史佚文集,以及其他各類中文古籍的佚文的集合,若有其他的資料,歡迎各位補完。另外,書本原文,多已散佚不全,許多文字疑似為後人所加,若有謬誤,或用字不當,亦敬請改正,謝謝。

據研究,這些佚文文本的作者本是打算將真實世界中的史實和人們創造出來的架空歷史給合寫的,但不知為何,今只有一小部份流傳下來,且關於史實的部份還遭人削除,而這些流傳下來的部份已被外頭的網站所蒐羅,因此偽基文庫在此不再重複刊登;至於這些佚文被削除的原因,可能是因為這些佚文本身寫得不夠好,加上書寫虛構歷史的文體不適合寫史實的緣故,所以才會被廢棄的,但具體原因不得而知。

以下為目前偽基百科所蒐羅、考據並加以改正的各種古書佚文,依出處分門別類(在下面,若以「‧‧‧」表示的部份,就表示此處已知有一段文字遺失,尚待補完):

[編輯]

詩經佚文[編輯]

涼詩內傳[編輯]

以下為失傳已久,且不見於史傳記載的《詩內傳》之文。

目前僅復完一篇《小雅》之文,此處按照《詩經》各篇題名的慣例,定其名為《人渣》,其詩如下:

人渣人渣,無戲言葉,無砲世界。此般人渣,不其之愛。言旋言歸,復其*清白。
人渣人渣,無戲剎那,無砲桂心。此般人渣,不可與明。言旋言歸,復其貞操。
人渣人渣,無戲小愛,無砲七海。此般人渣,不可與處。言旋言歸,復殺人渣!
  • 註:其者,為渣所戲之女也。

由於用漢語誦讀,其韻腳並無押韻,因此有人懷疑此篇文章是由中國周邊民族的人寫的,但是哪一族的人寫的就不得而知了。

春秋三傳佚文集[編輯]

春秋(經)[編輯]

西曆

‧‧‧

一千九百三十有九年

‧‧‧

魔女師,現其於人

‧‧‧

一千九百四十有九年

‧‧‧

冬十二月,師侵滅民國

‧‧‧

一千九百八十有九年

‧‧‧

六月主席小平殺國人

‧‧‧

二千零三年

‧‧‧

四月,師侵

‧‧‧

二千零四年

‧‧‧

春三月,雙彈擊

‧‧‧

十月,奈葉人。

‧‧‧

二千零五年

‧‧‧

三月

瑞穗女裝入女校

千鶴推耕太

‧‧‧

四月,女子誅渣誠

‧‧‧

二千零六年

‧‧‧

十月,臺人明德帥師伐水扁臺北

‧‧‧

冬十二月,美總統布希殺其人薩達姆

‧‧‧

二千零七年

‧‧‧

十有二月價破百

‧‧‧

二千零八年

‧‧‧

四月

‧‧‧

五月上,

‧‧‧

八月,扁與其人貪七億

‧‧‧

九月葛林斯班雷曼英九壞經濟

‧‧‧

十月臺人定宇擊共使銘清

‧‧‧

十有一月使雲林丙坤英九

‧‧‧

冬十有二月,師侵加薩

‧‧‧

二千零九年

一月,以民本賈其民。

‧‧‧

二月,扁砲登輝英九等數人

‧‧‧

春四月,墨國甲流

‧‧‧

初夏六月,神邁爾可

‧‧‧

七月,天狗,甚久。

‧‧‧

八月,巨福摩沙

‧‧‧

秋十月,師慶甲子

‧‧‧

冬十有二月,地聯哥本哈根大會

‧‧‧

二千零十年

‧‧‧

嚴冬一月,海地地震,首都太子港垮

‧‧‧

三月,谷歌中國

‧‧‧

春五月,上海死博

‧‧‧

六月,陸玖聖戰爆,鄉民百度

‧‧‧

盛夏八月,中國甘肅泥石流蹦發

‧‧‧

二千十有一年

‧‧‧

春三月,震焉,寰宇皆驚;中旬,電所失制,原質輻散

‧‧‧

四月,有女神圓香,重構寰宇,再現宇宙

‧‧‧

二千十有二年

‧‧‧

元月中旬,以眾六百八十餘萬人,同率眾六百餘萬人、率三十餘萬人會戰,大敗之。

‧‧‧

孟冬十二月,二十一日,瑪雅末日被斥

‧‧‧

二千十有三年

‧‧‧

四月,大人國攻瑪利亞、羅塞城壁,有兵艾倫、三笠、里威、約翰等人抗擊

‧‧‧

盛夏七月,

有兵仲邱遇害‧‧‧何許等‧‧‧,以國防(咅布)囗之,福摩沙島民不悅;日銀行員半澤氏,以倍返為號

‧‧‧

八月初三,眾民齊聚福摩沙首府,要真義

‧‧‧

十八日,立院旗被奪

‧‧‧

秋九月,圖謀滅,不克

‧‧‧

十月,晨星出焉,寰宇炎上,女神圓香一分為二

‧‧‧

二千十有四年

‧‧‧

春‧‧‧羅剎國始西進,兼并克里木,劍指烏國、諸

‧‧‧

三月十八,黑島青事變,陳、林等陷立院;二十三日,內閣府戰役;三十日,眾民再聚首府。

四月,白狼金平諭退反服貿事眾,陳、林等棄立院轉進,遍地開華

‧‧‧

仲夏六月,伊黎敘國麗兵中東,橫行霸道

‧‧‧

‧‧‧年

‧‧‧

‧‧‧日、美、中、俄‧‧‧干戈‧‧‧輕氣彈‧‧‧


春秋左傳[編輯]

傳‧‧‧

傳二千零五年

四月,女子誅渣誠,曰誅,殺無道也。

初,渣見言葉於電車,好而欲砲,然不敢為,世界見而助,始成也,後知世界亦好渣,渣復求以砲之,終成焉。

後渣使二女好己,而二女始爭,一日,世界知渣好言葉而棄己,大怒,乃攜菜刀,曰:「誠死ねぇ」,而渣見誅,言葉見渣死,悲,乃殺世界,攜渣首,乘船而離矣。

君子曰:「渣誠者,自走砲耳,無愛亦無誠,以巧言誑得二女,因己欲而劈,後棄世界不顧,而從言葉,終為世界所誅矣。」

‧‧‧

春秋公羊傳[編輯]

西曆

二千零五年‧‧‧

四月,女子誅渣誠,女子者何?西園寺世界也,誅之為何?有道者殺無道者也,則曷為誅?大渣誠之渣也,渣誠者何?伊藤誠也,則曷為渣誠?誠之惡大,故渣之也,曷為渣?誠僅欲砲言葉與世界,劈之而皆不愛,後棄世界不顧,此數行多渣,故渣之也。

春秋穀梁傳[編輯]

西曆

二千零五年‧‧‧

四月,女子誅渣誠,誅者何?殺無道也,女子,世界也,渣誠,伊藤誠也,何以知渣誠渣?誠劈二女,棄世界而使世界怒,故渣之也。

[編輯]

史記佚文[編輯]

以下內容講述不見於現行版《史記》的各篇佚文,目前僅有《人渣列傳》和《偽娘列傳》兩篇的內容復原較多,因此予以刊出:

史記‧人渣列傳[編輯]

澤越止,無字,自走砲之王也,父母皆不詳,其父疑希臘之神宙斯矣。其為人也,渣於他者,實人粉耳,下皆以渣止謂也。

年周歲,始閱黃書,二歲,始偷窺入浴,三歲,以砲天下女性為志,四歲,欲砲其母,母大怒,遂棄諸糞坑,後為豬所救,乃活矣。

及其少也,始返人世,以澤越為姓,司馬光為師,光見渣止欲強,乃名渣止為止,望渣止知止,以愛為重,然渣止自幼與豬長,不知有愛,僅知砲耳,故渣止反日砲數女,後娼女者,並攝其片以得利,若女生女子,渣止亦砲其女,使受母難也。渣止之子,男者如伊藤誠,多渣似渣止;而女者,則多為渣止所砲,復生渣止之子女,斯子女之女者,亦見砲也。

‧‧‧

渣止與其妹伊能萌蔥,生二女,其一曰伊能神樂,神樂八歲見砲於渣止,年二十,已與渣止有子女數十,後神樂女始,與渣止生理央,理央與渣止生理沙,理沙與渣止理香,理香尚無渣止之子也;又渣止與萌蔥之妹淺蔥,生女名奈川ゆかり;渣止與澤越巴,生男子智正,智正之妻戶田桃里,為渣止與一女所生,後桃里與復渣止生一子;一日,渣止砲一女而棄之,後女者生伊藤誠,伊藤誠長,承父風而渣矣;又渣止嘗砲間初花,生子間空,後間空砲渣止之女鷹司りでる,得一子,りでる與渣止亦有一子;渣止之女二條若葉,有二女,一曰一葉,一曰二葉,一葉二葉疑渣止與二條若葉所生也。

‧‧‧

太史公曰:「渣止者,真人粉也,縱不見誅,後世必口誅之也。」

‧‧‧

伊藤誠,本姓澤越,名誠,無字,號渣誠,自走砲也,父曰澤越止,母不詳。其為人也渣,下皆以渣謂也。

周歲,生父見背,日相伊藤博文乃育之,而從博文姓,三歲,渣始閱黃書,六歲,始以天下女性為志,一日欲砲其妹,博文見,乃止之,遂不砲也。年十有五,博文遇刺於哈爾濱,而渣不奔喪。年十有六時,一日,渣見內閣總理桂太郎之女,名桂言葉者於電車之中,好之,欲砲之,然性膽怯,不敢為,僅存言葉圖於手機耳。明日,新日相西園寺公望之女西園寺世界,見其手機,乃助其得言葉,數日乃成矣。世界亦好渣,渣知乃求,數日亦得。渣得言葉與世界,遂日砲二人,鎮日中出,樂不思蜀。

渣巧言誑使二女爭渣為良人,自是言葉、世界互讎甚也,而渣復劈於二人之間,一日,世界知渣好言葉,而棄己,大怒,攜庖丁,至渣所,曰:「誠死ね」,并殺之,渣至死不悟,得年十六耳。

渣性風流而膽小,實有性無愛,有色無膽,與二女之巧言,皆誑也,渣不欲成家,亦不愛二女,僅欲砲二女耳,其人一日砲言葉,他日砲世界,而復砲言葉,終使世界怒而刺之。

太史公曰:「觀渣所行,查其所由,渣所為者,皆以砲欲為歸,目無父母兄長,亦無倫,實渣矣,書有之:『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其是之謂也」

  • 附註:其他篇的內容較為殘缺,因此僅附於文末,做為參考:
    1. 間桐臟硯者本姓趙‧‧‧少時容姿豔如女子‧‧‧帝大喜遂名之為飛燕‧‧‧後入山為賊號張燕‧‧‧有一孫名間桐慎二‧‧‧」
    2. 間桐慎二者蒙古人也有一弟曰糸色望‧‧‧其為人也渣下皆以渣二謂也‧‧‧少時友於成吉思汗謂彼此為安答‧‧‧敗‧‧‧成吉思汗念舊情故不殺之‧‧‧」
    3. 「澤永泰介‧‧‧自走砲也‧‧‧嘗砲言葉‧‧‧」
    4. 阪井攸二夏娜贅夫也‧‧‧故號曰人渣‧‧‧」

史記‧海星使列傳[編輯]

海星使者,姓伊吹,名曰風子,無字,最終兵器少女也。性甚嗜海星,每見海星,大喜,動輒忘我,而見戲於朋也焉,故以最終海星使為號也。

風子之聲也萌,其形亦,然不擅與人相交,亦不諳世事,幼時僅交於其姊與海星,姊甚憂,然莫之奈何,而風子日交與海星,久而得海星真傳,而不死於難焉。十五歲,罹車難,靈體分離,然風子得海星之真傳,故不死焉,然體雖不死,不復知也,而靈則鬼矣。

既成鬼,風子之靈,始日造海星以木,並遺之於人,圖邀他人往其姊之婚禮矣。與朋也知之,乃助之,然朋也性鬼畜,見風子新兵,受訓不足百廿小時,乃日戲之,嘗於風子忘我於海星時,入果汁於其鼻焉。雖朋也鬼畜,猶助風子也。姊婚禮既成,風子之鬼乃往矣。然風子既得海星之道,將成大器,不當如此耳,故朋也曰:「數百年後,風子再臨,救世以海星道也」

朋也嘗著《海星子》數卷,以明風子大義,然多亡佚而不復見矣。

‧‧‧

(*太史公)曰:「受訓不足百廿小時新兵耳!然極好海星,得海星之真傳,其將救世以海星之道乎?雖不善與人交,然友愛其姊,成其婚禮,風子死而無憾矣!」

  • 註:目前已知的原文此段無「太史公」的字樣,「太史公」是參照史記體例補上的;另外美國漢學家珍‧多伊(Jane Doe)懷疑此人並非司馬遷所作。

史記‧偽娘列傳[編輯]

宮小路瑞穗者,德意志霍恩索倫之族苗裔也。本名威廉,字瑞穗。祖父避希特勒亂,徙居日本,易其姓為鏑木,後復易姓為宮小路,後有瑞穗焉。

父祖皆好偽娘道,常助人砍掉重練,以成其志,故瑞穗自幼即以偽娘為志,十六歲,從祖父遺願,入女校,志遂成也。瑞穗祖父將死,謂瑞穗當入聖央女學院,以成其遺志。然聖央女學院為女校,無男生,而瑞穗者聲男無胸,入恐有疑,乃被長髮、長胸部、易聲顏如女子,使人不疑,而不見逐也。

一日,瑞穗臉頰發鬚,大驚,唯恐人知,誆病出校,謂其父曰:「我臉頰發鬚,為之奈何?」父對曰:「砍掉重練,方可止也」瑞穗曰:「不可,砍掉重練,則絕後也。」乃遺一刀,使剃鬚也。

瑞穗既入,言行得體,才兼文武,見舉為大姐姐,為眾學生所好也。瑞穗離校,方知瑞穗者男矣。

或曰瑞穗嘗置產於檯灣,亦居於斯,此不得而知矣。又曰瑞穗鮮乳者,有售以宮小路瑞穗之名者焉,此非虛妄之言也。

瑞穗之娘,甚於女子,故好者男女皆有,男者好其娘,女者好其男。縱男裝,猶有人以為女子焉。世人曰:「瑞穗之顏,姝於女子,萌矣。」亦有以西曆二千零五年為瑞穗年者也。

  • 其他殘餘的段落如下:
    1. 「渡良瀨準捷克人也‧‧‧幼時好偽娘之道‧‧‧」

已知存在,但內容非常不齊全的各篇[編輯]

已知文句:「冥太祖名曰菜乃葉字奈葉‧‧‧」
目前僅知篇名,尚不知行文內容
已知文句:「八神疾風‧‧‧其先‧‧‧海‧‧‧是時烏雲蔽日‧‧‧則見蛟龍衝天‧‧‧」
目前僅知篇名,尚不知行文內容
已知文句:「夏娜‧‧‧贅夫悠二‧‧‧好菠蘿麵包‧‧‧柊鏡無字號鏡大人陵櫻‧‧‧妹曰‧‧‧好巧克力波奇棒‧‧‧」
已知文句:「薔薇少女者羅真所造人偶也‧‧‧愛麗絲‧‧‧水銀燈‧‧‧薔薇少女第一號人偶‧‧‧聚眾結黨號曰水銀黨‧‧‧翠星石‧‧‧薔薇少女第三號人偶也其妹曰蒼星石‧‧‧腹黑且傲嬌‧‧‧爹蘇‧‧‧蒼星‧‧‧真紅‧‧‧傲嬌‧‧‧隱少櫻田純‧‧‧組真紅衛兵‧‧‧力抗水銀黨‧‧‧雛莓‧‧‧薔薇水晶‧‧‧」
  • 《史記‧校園書》
目前僅知篇名,尚不知行文內容,已知內容僅有「西宮市北高」、「陵櫻高校」、「麻帆良學園」、「成都高校」、「聖祥大學」、「東應大學」、「隅田川高校」、「榊野學園」的疑似學校名稱的字樣而已。
  • 《史記‧魔導書》
目前僅知篇名,尚不知行文內容,已知內容僅有「時空管理局」和「魔法少女」的字樣而已。


[編輯]

子類文章繁多,故不於此處一一詳列,以下為諸子百家學說相關之文:

[編輯]